5月21日,贾跃亭辞去总经理一职。6月26日,贾跃亭第一次被媒体爆出银行存款被冻结。乐视体系三家公司和贾跃亭夫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

7月初,企业业绩评价模式乐视“欠款门”事件甚嚣尘上,乐视拖欠多家合作商和店建款项。乐视店全国各地的建造商远程赴京,躺在乐视总部大楼门口要债,场面震撼人心!

屋漏偏逢连夜雨,据乐视网公告,截至2017年7月3日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的公司5.1913亿股已被法院冻结,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的99.06%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6.03%。贾跃亭手中持有的乐视股份几乎都被法院冻结。

这次会连累到贾跃亭本人的股份都被冻结,乐视网公布的原因是:贾跃亭为乐视手机业务融资时承担了个人连带担保。在乐视陷入资金危机时,质押股权、承担个人连带责任,此举可谓破釜沉舟!单就创始人而言,他值得尊敬!企业业绩评价模式

要特别说明的是,乐视还可能会有“接盘侠”,但是贾跃亭创始人的身份就尴尬了,贾跃亭的生态梦可能只是一场梦了。

贾跃亭的危机是因为饼画得太大,而资金跟不上。2017年1月初,融创中国等注入乐视168亿,仍是没有堵住乐视的资金窟窿,不到半年就又爆出资金危机。“乐视网、乐视致新、乐视营业”乐视三大板块的摊子太大,乐视生态圈贾跃亭没有转起来。

资金短缺是创业公司的一种死法,下面盘点一下老板的数种“死法”,望各位创业者引以为戒。

创私人可以不占大股,但是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掌握公司控制权,比如海外上市AB股、章程约定、合伙企业等。

公司控制权犹如创始人的生命,但是在公司发展融资的过程中,失去控制权的老板也不在少数。比如1号店创始人于刚和刘俊岭,没有坚守住自己的底线%的公司股权,并且对公司控制权没有做任何约定。遗憾的是,最终于刚、刘俊岭双双离职。

将自己的心血拱手让人,对任何老板来说都会心痛的滴血,所以老板们,一定要牢牢掌握公司控制权!

有人问著名的投资家徐小平先生,如何和好朋友一起创业,徐小平答:把友谊关在规则的笼子里。

这句话告诉我们,创业初期可以和熟人合伙,但是必须要按照规则来,该签的合同要签,契约精神不可少。否则极有可能“兄弟式合伙,仇人式散伙”。可以同患难,不能共富贵的不在少数。企业业绩评价模式著名的案例有西少爷肉夹馍散伙,创始人被赶出经营团队。

西少爷前期发展的很好,依靠互联网思维,一天营业额可以高达20万个肉夹馍。创始人宋鑫是和朋友一起合伙的,也没有签订股权分配相关的文件,更遑论动态股权设计,更是没有影子。当店铺变成连锁模式,能够吸引投资人时,矛盾就显现了。融资的钱该怎么分?有的人能力强、有的人能力弱,企业业绩评价模式股权还能平分吗?

最主要的是西少爷创始团队缺乏契约精神。熟人投资的一些款项没有签署投资协议。钱该如何用?用在哪里?也没有明确规定。

为什么没有按照规则签署协议呢?宋鑫离开西少爷后才透露,是因为“大家信任”。然而这种信任没有使企业发展起来,反而使得刚获融资的企业走向灭亡。

2004年,蔡达标和潘宇海合伙创办快餐品牌真功夫。之后潘宇海的姐姐潘敏峰嫁给了蔡达标,两家变一家。2006年,蔡达标和潘敏峰秘密离婚,潘敏峰所持有的25%的股权归蔡达标所有。2009年,真功夫冲刺IPO之际,蔡达标婚外情被曝光,潘敏峰提出索回25%的股份。从此,蔡、潘两家打了数轮官司。真功夫上市从此变得遥遥无期,原本的亲人变仇人。

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时,蔡达标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捕,真功夫终于落入潘家之手,只是此时线月蔡达标被捕前,线月已经跌至6万元。

有的创业者总想多尝试新东西,每一个项目都没有深耕。像世纪佳缘前任CEO龚海燕,先是进军在线教育,之后打造梯子网,最后又涉足直播互动线上教育平台,最后三个创业项目都没抓住,均以失败告终。

我们知道企业在经营的过程中,一定要保持信息的透明,乐视的今日变局一定会令股东始料未及,当初融创孙宏斌先生出手拯救乐视,他是否真的知道乐视的资金链存在的巨大隐患呢?

我们的问题是,如果股东要来查阅公司的财务账簿,同时产生相关的费用,这个费用是应该由股东承担吗?

股东应承担查阅或者复制公司相关档案材料发生的合理费用,股东拒绝承担相关费用的,人民法院应驳回起诉。

公司以股东行使知情权后泄漏公司商业秘密、给公司造成损失为由起诉股东请求赔偿的,人民法院应当受理。公司诉讼请求成立的,人民法院应判令股东承担赔偿责任。

这两段话的意思是,查阅费用要由查阅的股东出,企业业绩评价模式但如果泄密,要承担相应责任!

通过上述的失败案例,希望创业者能够避开前辈们掉过的坑,从一开始就做好股权设计。

Related Post